??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www.118668.com >

美男子兰陵王的另一面:壮烈赴死的北齐大将

发布日期:2019-08-15 15:54   来源:未知   阅读:

  1992年9月6日,这首出世1428年的古曲在河北磁县兰陵王墓前供奉演奏,演出者是由日本奈良大学教授笠置侃一率领的日本雅乐团。而该曲的首演当发生在公元564年冬天,彼时,北齐打败北周,获邙山大捷,举朝欢庆,能歌善舞的鲜卑官兵即兴表演,赞美他们的英雄将军——兰陵王高长恭的战功和美德,曲调浑厚悠扬,舞姿矫健阳刚,被称为《兰陵王入阵曲》。千年已过,风华飘零,真实的故事与隐约的传说交相糅杂,不仅有信史文字更有歌舞传承。兰陵王身世神秘,命运悲凉,如流星般瞬间滑落夜空,如兰草般败落于短暂花期,令后人嗟叹。

  《兰陵王入阵曲》实际上早被唐明皇李隆基摒弃。自北齐经隋至唐,这曲战舞已退变成宫廷歌舞,渐渐娱乐化,柔软婉转,即兴欢娱,失去了武乐的刚烈。在最近热播的电视剧《武媚娘》里,已是女性婀娜多姿的独舞。李隆基认为此舞已毫无兰陵王“指麾击刺”的勃发英姿,定其为“非正声”,下诏禁演,故逐渐失传。但日本遣唐使却将其如获至宝般带回本国。公元749年,奈良王朝女皇孝谦天皇诏令舞蹈名家尾张滨主在宫中表演后,此舞便在日本宫廷及民间流传,千余年来成为日本雅乐。今天在日本奈良,每逢元月十五日,“春日大社”必以此独舞作为首演,其已成为日本古典乐舞的经典。换言之,千余年来,这首北齐歌舞曲已偏安日本,自生自长,有无变异及日本化,很难辨识。

  关于兰陵王高长恭之死,令人一般认为与以下四点有关。其一,高长恭貌美,史书记:“貌柔心壮,音容兼美。”其二,高长恭英武善战,因邙山之战解围金墉城,逆转战局打败北周,功高盖主。其三,打了胜仗,鲜卑官兵竟然只歌颂兰陵王,集体舞蹈《兰陵王入阵曲》,让北齐君王高纬情何以堪?其四,高长恭说过错话,把自己不畏牺牲的原动力归结为“为家事”且“家事即国事”,被皇帝忌为僭越。高长恭与当朝皇帝虽同为北齐建国之父高欢的后人,却是两条支脉,武成帝高湛与他是叔侄关系,因此他与武成帝之子高纬是堂兄弟关系,套这个近乎是不恰当的。

  南北朝北齐(550—577,享国28年)的历史记载主要出自唐朝史家李百药撰写的《北齐书》,属二十四正史之一。该书在所有史书中突兀刺目之处在于其毫无遮拦地记录了许多北齐皇族不堪不耻的行为,荒淫残暴,伦常败坏,不可理喻,令人瞠目结舌。有说是唐朝帝业是沿袭隋朝而来,而隋朝传承自北周,这是他们的大统脉络,而北周的宿敌北齐则是这一正统王朝的对立面。所以,唐人李百药写起北齐史便毫无忌惮,什么丑事都抖落一地,甚至几近禽兽的行为也淋漓尽言。

  北齐的皇帝,除了开创人高欢寿至50岁,以高洋为首的五朝皇帝最长寿的也只活到30出头,不是被杀就是自作自受暴病而亡,没有人能心平气和得以善终。如此看来,仅仅受封兰陵王的皇族旁支高长恭能活到30岁出头,已算是有一定造化,算不上最惨。

  高长恭(541—573),亦名高肃、高孝瓘,是高欢之子高澄的儿子。高澄严明有大略,具备政治天赋,与父亲高欢均为东魏权臣,他辅佐父亲,为推翻东魏建立北齐立下不二功勋。可惜他死在北齐建国的黎明之时,北齐皇位最后落于高欢另外一个儿子高洋之手,其后,高欢的另外三个儿子高殷、高演、高湛相继继位。高长恭生活的时代便是高欢第九子高湛及其儿子后主高纬统治北齐的时代。显然,高澄—高长恭这一支脉离皇位已渐行渐远。

  高长恭为高澄第四子,身世神秘,母氏不详。据推测,高长恭的母亲因为身份极为低贱而没有记录。他五弟高延宗的母亲陈氏原本是东魏某王府的家妓,即使如此,其身份也有记录,可见高长恭的母亲连这样的身份都不如,可能是奴隶,也可能是敌国的俘虏。当然,这一切都没有影响他在高澄家长大成人,且文武俱佳,才貌出众,在560年获封兰陵王,成为英姿勃发的北齐战将。

  坊间传说这位小王相貌漂亮,且他的美带有某些女性化的阴柔,带兵打仗难以震慑敌军,故而出征交战都是戴着画有狰狞兽面的面具,令人胆寒。但事实上,兰陵王不会戴假面上阵,两军对峙,他戴着假面,自立目标,纯属找死。后世把《兰陵王入阵曲》想象成“北齐大面”,假面舞蹈,神秘而美妙,完全是出于对高长恭美貌与孔武的文艺化想象,同时我也高度怀疑假面舞是舞曲东渡日本后被日本人改造而成的。

  邙山大捷,鲜卑兵士即兴载歌载舞,场面欢腾,当时的北齐皇帝高湛定也是喜不自胜,把酒言欢。高长恭凭此役名声大振,确立了他北齐著名战将的地位。但此后,他并无盖世战功,只是兢兢业业为皇家征战奔波,吃苦耐劳。而《兰陵王入阵曲》也没有在北齐获得什么国曲国舞的地位,没有任何相关的记录。我认为,那就是一首庆功舞曲,后被日本人带回日本,在今天又触发了一阵出口转内销式的激动而已。人们仿佛从转回的“内销”的幻觉中,看到了曾经的伟大征战,看到了勇猛、智慧,还有美男子,看到了完美浑厚、雄性十足的巍巍大帝国。

  公元564年12月的邙山大捷是这样的过程:那年冬天,北周武帝派遣柱国大司马尉迟迥、雍州牧宇文宪等率领10万精兵,围攻洛阳,洛阳告急。北齐派兰陵王高长恭、大将军斛律光等援救洛阳,并让并州刺史段韶率领1000名精锐骑兵南下。段韶率领左军,高长恭率领中军,斛律光率领右军,各路援军在邙山的太和谷同北周军队遭遇。段韶指挥骑兵把敌人打得支持不住,纷纷溃退,许多官兵坠落到山谷里摔死。请注意,当时的北齐是三将齐辉——斛律光、段韶、高长恭,均是著名将领。段韶勇猛无比,斛律光是高欢时代就已成名的战神,为北齐江山征战20载,战功赫赫。但这次战争的转折点被高长恭把握住了。高长恭带领500名骑兵冲进北周军队的包围圈,到了金墉城(今河南洛阳东北故城)下,因为高长恭戴着头盔,城中的人不能确定是敌是友,直到高长恭把头盔脱下来让大家看到他的面貌,城上的人才军心大振,欢声雷动。他们没想到这位勇猛无敌、深入重围的武士竟是“貌柔音美”的兰陵王,于是立即放箭保护,并里外合力,成功解围金墉。北周军弃营而逃,从邙山到谷水的30里川泽之地,都是北周丢弃的兵器辎重。

  上面是史书中的记录,但今天各种电视剧、游戏、歌舞表演等等里面的高长恭均是身穿铠甲,以假面具掩面。假面狰狞可怖,让人不寒而栗,理由还是说他面貌过于俊美而不具威慑力。到了金墉城下,摘下假面,战旗猎猎,西风长啸,美少年绝代风华惊艳战场,好有画面感。可惜这是假的。史书言:“芒山之败,长恭为中军,率五百骑再入周军,遂至金墉之下,被围甚急,城上人弗识,长恭免胄示之面,乃下弩手救之,于是大捷。武士共歌谣之,为《兰陵王入阵曲》是也。”(见《北齐书·卷十一·列传第三》,“芒山”通“邙山”)。这里说得很清楚,“免胄示之面”,“胄”是头盔,不是假面,只是这种头盔几乎遮盖面部,只露出眼睛。北齐流行这种几乎武装到牙齿的装备,一为护身,二为震慑,并不是高长恭为掩饰美貌而戴的什么特别装饰。

  高长恭长相出众确定无疑,但北齐高欢的后代,都是高欢与鲜卑女娄昭君的子孙,汉人与鲜卑人混血,美男子辈出,所以相貌不凡者不算稀奇。毒杀高长恭的北齐第五代皇帝高纬也是容貌俊美,史书曰:“帝少美容仪。”毒死高长恭那年,高纬17岁,正是韶华美少年,而高长恭已年过30,在那个时代已属于大叔类。所以高长恭不是死于高纬对其美貌的嫉恨,他也未因美貌昭著于世,惹出蜂蝶狂乱,如卫玠般,被生生看杀。

  说高长恭因《兰陵王入阵曲》获得将士拥戴,有功高盖主之嫌而招致皇帝嫉恨,也并不属实。邙山战时,北齐皇帝是第四任高湛,即高长恭的亲叔叔。高湛当时与将士一起庆功,高兴都来不及,对这个亲侄子感恩还感恩不过来,怎么会嫉恨他?他甚至赏20个妾给高长恭,虽然高长恭谦让只留其一,可见高湛对侄子的厚爱。且此战之后,高长恭一路加封,未见皇帝与其有嫌隙。而那一年,8岁孩童高纬,大概还认不清那个英姿勃发的兰陵王堂兄,甚至随着《兰陵王入阵曲》曲终人散,高纬大概一辈子都不知道曾有这么个曲子。

  后人认为的高长恭之死因还有他说错话。《北齐书·卷十一·列传第三》曰:“芒山之捷,后主谓长恭曰:‘入阵太深,失利悔无所及。’对曰:‘家事亲切,不觉遂然。’帝嫌其称家事,遂忌之。”这便是后人所说的引后主忌恨的“家事即国事”之说。但我认为李百药的这段记载应属传闻。前文已提到,“邙山之捷”时后主才多大?8岁!小孩一枚!他能说出“入阵太深,失利悔无所及”这样的话吗?如果真有此言,也应为后主之父高湛语,而高长恭的回答“家事亲切,不觉遂然”也算得体。这是成人君臣同时也是叔侄之间的正常对话。此外,邙山役后,高湛虽然将皇位传给了儿子高纬,但此后5年,他以太上皇的身份代为执政,小孩高纬虽为皇帝,但基本是于后宫嬉戏玩耍,所以与高长恭做如此一本正经的对话不大符合常理。且高湛过世后,高长恭还是一路敕封,未见受冷落:武平三年(572),被任命为大司马;武平四年(573),担任太保。另外,高长恭前后因各项战功被封为巨鹿郡公、长乐郡公、乐平郡公、高阳郡公等。

  但风云突变,573年,距离高长恭担任太保仅一个月,后主高纬竟派人送来毒酒,令其饮鸩自杀。也就是说,在他侍帝生涯中始终没有与两代北齐君王产生嫌隙,却被突然毒杀,缘由扑朔迷离。

  李百药的《北齐书》并没有找到高长恭被毒杀的真正原因,他举出的理由多为道听途说,只为史书逻辑需要自圆其说而已。高长恭的确死得很突然,很不可理喻,不能以常理解释。《北齐书》里也记载了高长恭因为说错话一直陷入惴惴不安之境,试图通过自毁声誉、消极怠惰躲避灾难。但他恐惧的或许不在于此,而是那个8岁的小堂弟日渐诡异无常,终于变成了一个疯狂的暴君。

  北齐后主高纬“自生宫闱,长于尼媪。不接端士,不见正人”。也就是说,他根本不是在一个正常环境中成长的。他一继位,就封乳母陆令萱为女侍中,随后,陆令萱、和士开、高阿那肱、穆提婆、韩长鸾等佞幸小人便把持了朝政;高纬所宠信的侍者、奴婢、太监、娼优等也被封官晋爵。高纬的个性也乖戾于常人,不喜欢与朝士见面,害怕与外人交谈,甚至别人多看他几眼他也会暴怒。他甚至害怕他的亲弟弟琅琊王“眼光奕奕,数步射人”,不敢直视。

  随着年龄的增长,高纬的行为越来越失于常人,诡异古怪,尤其是进入青春期后。史家只是穷尽最恶劣词语以表罄竹难书之言,而我认为高纬是精神不正常,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他是一个“精神病人”。但中国古代不可能有现代医学的判断,所以史家对高纬的行径除了语言的挞伐和情感上的不可接受,找不出合理的理由来解释那些异常行为。

  高纬有多种异常之相。他有个宠妃冯小怜,相貌漂亮,高纬与其形影不离,即使是跟大臣见面,也要把冯小怜拥在怀里或放在膝上,使议事的大臣难堪而语无伦次。“后主惑之,坐则同席,出则并马,愿得生死一处”,史书记载还算给后主留下体面。但有盛传,说高纬认为像冯小怜这样的天生尤物应该让所有人来欣赏,于是就让冯小怜赤裸玉体躺在朝堂的一张案几上,不时摆弄姿态挑逗撩拨,还卖票似地让大臣出钱来参观,不参观不行,于是大臣们排着队都来围着裸女一览秀色。这便是后世“玉体横陈”的典故由来。李商隐有诗云:“小怜玉体横陈夜,已报周师入晋阳。”话说正史未必都是真实的,野史也未必都是虚构的。如果此传言并非空穴来风,高纬之变态可见一斑。

  高纬还有某种角色妄想症。他会在皇宫花园里建个贫穷村庄,自己穿得破破烂烂扮成乞丐,学乞丐样乞讨取乐。又设置穷人市场,扮穷人样子做生意,讨价还价。有时干脆让宫人给他造个西域城池,让卫兵穿着黑衣扮成羌兵,就跟小孩子玩打仗游戏一般,打打杀杀。但他会真的射箭伤人而没有感觉,现实与游戏不分。有时候高兴了出门巡幸,却是独自单骑跑得无影无踪,披头散发,袒胸露怀,全是狂躁之相。

  没有现代医知识的古人对这些疯疯癫癫的举动只得狂骂,如虞世南语:“而纬狂愚悖乱,毁道败德,任用群小,诛戮谏臣……骄淫昏暴,宜其亡也。”李百药说得文雅一点:“武平在御,弥见沦胥,罕接朝士,不亲政事,一日万机,委诸凶族。内侍帷幄,外吐丝纶,威厉风霜,志回天日,虐人害物,搏噬无厌,卖狱鬻官,溪壑难满。”(见《北齐书·卷八·帝纪第八》)如此不堪的混暴之君,令史家几近词穷。

  更有甚者,随着年龄增长,精神不正常的高纬开始大开杀戒,并迅速弑杀成性。首先,他把那个目光如炬、令他惧怕的亲弟弟琅琊王高俨杀掉,是趁着他们共同的母亲胡太后睡午觉之机,让人把高俨背到宫里砍头,并将高俨的亲信支解暴尸。

  高纬还变得疑神疑鬼,有人说他的同父异母兄弟南阳王高绰有谋反之心,他就让自己宠信的胡人何猥萨与高绰玩相扑游戏,将高绰摔倒后掐死,然后埋在一座佛寺下面。有种说法,“相扑”一词便起源于这个杀人游戏。

  上面两人还是他的兄弟,有时候他出门看到不顺眼的人便随意杀戮,甚至杀完人要剥掉脸皮观察。这令人发指且不可理喻的行为已不能用“残暴”一词来解释。

  572年,高纬步入疯狂的杀人状态。他先是以一个莫须有的缘由诛杀为北齐王朝卖命20年的老臣斛律光。斛律光家族从其父亲斛律金开始为高氏家族效力,他们属于古老部族高车族。斛律金曾以鲜卑语唱出:“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以这首千古名曲安慰了战败于西魏的高欢。高纬认为斛律家有谋反之心,于是让三个大力士把斛律光活活勒死。

  转过年,没有任何理由,高纬派遣使者徐之范送毒酒给高长恭,高长恭对他的王妃郑氏说:“我忠以事上,何辜于天,而遭鸩也?”郑氏回答说:“何不求见天颜?”高长恭说:“天颜何由可见?”就这样,高长恭自知无罪,却又无法面见皇上,遂饮毒酒而死。呜呼哀哉,一代名将高长恭死得自己都不明不白,而死后还被朝廷追赠为太尉,谥号武。这无疑又是高纬的一场杀人游戏。他反复无常,或许陷入了某种迫害妄想中,想到谁谁就是敌人,他就要立即诛杀。

  读《北齐书·卷八·帝纪第八》,以及《北史·卷八·齐本纪下第八》,会心惊肉跳地看到满纸都是“杀”“杀”“杀”,杀人如麻,命如草芥,而这些杀戮经常找不到可以说服人的理由。

  有中国法制史专家告诉我,北齐制定的《北齐律》是一部在中国法制史上地位突出的法律,法令明审,科条简要,为隋朝《开皇律》继承,又延至《唐律》,本港台同步现场报码,是南北朝时期立法的经典之作。法律是为了惩处犯罪,其中包括私刑与滥杀,以维护纲常秩序,但纵观后主高纬12年御宇之所为,任用奸佞,无端残害忠臣,荒淫无度,最终亡国。《北齐律》的存在也成了绝妙的讽刺。

  兰陵王高长恭克己修身、温良恭让,他受封兰陵王也是名符其实。兰陵郡即是古时楚国君子屈原出使过的齐国之地,今天的山东省临沂市兰陵县。屈原给此地起了个诗情画意的名字——兰陵,“陵”指“高地”,“兰”在屈原笔下指德行高洁的君子。

  在临终之时,他烧掉了别人写给他的所有欠债条据,散尽所有资财,其死亦如兰花落地,幽香一缕,枯萎化粉泥,并不污浊于世。

www.118668.com | 曾道人救世网 | 香港开奖现场直播结果 | 94779黄大仙论坛香港 | 夜明珠高手论坛06620 | 813020.com |

www.118668.com,曾道人救世网,香港开奖现场直播结果,94779黄大仙论坛香港,夜明珠高手论坛06620,813020.com,雷锋高手榜632999,0118111.com,一品堂高手论坛600049